“欧超联败了,但他们是赢家”——为何美国人不会出售英超球队

2021-04-30 15:50:15 theathletic {{info|html}} {{advert|html}}

欧超联计划被搁置,意味着美国商人试图在欧洲足坛获得更大利益的计划被暂停,那么这些美资老板会希望出售手中的球队吗?The Athletic记者Matt Slater便谈论了这一话题。

克伦克家族的KSE公司被美国商业杂志《福布斯》评为全球第二大最有价值的体育集团。上周末,这家公司的旗下球队将在多个领域展开竞争。这家总部位于丹佛的集团公司,旗下篮球队仍保留着杀入季后赛的机会,冰球队虽然遇到了一些问题,但也有机会杀入季后赛。至于旗下的橄榄球队,尽管日子不太好过,但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KSE旗下面临竞争最为激烈的球队,还是远在英伦的阿森纳。不敌埃弗顿,这是阿森纳自1996年以来首次主场输给埃弗顿,但这场比赛期间最引人关注的,还是场外球迷的抗议活动。在球迷抗议活动的五天前,这支北伦敦球队签署了一项计划,而这项计划让阿森纳对阵埃弗顿的赛果变得毫无意义。

此前,另外一支由美国资本控制的球队利物浦在埃兰路球场与利兹联握手言和之时,场内外就已经出现了反对欧超联的示威活动。周二,在斯坦福桥球场,切尔西对阵布莱顿的比赛中,我们也能够看到类似的情景。但阿森纳对阵埃弗顿这场比赛中,球迷们的抗议情绪比其他地方都更加狂热,这可能是因为KSE在银行的信用比利物浦、切尔西这样的同行者更低,而且在最近几个赛季,利物浦、切尔西的比赛成绩比阿森纳好得多。至于球迷们打出的“#KroenkeOut(克伦克滚蛋)”标语,则很好地总结阿森纳球迷对于这一系列事件的真实情绪。

丹尼尔-埃克也是众多抗议者中的一员,他在推特上写道:“从我孩提时代开始,从我记事开始,我就一直是阿森纳球迷。如果KSE愿意出售阿森纳,我很乐意接盘。”

抛开阿森纳球迷的身份不谈,38岁的瑞典人丹尼尔-埃克经营着Spotify——这是他在2006年与朋友共同创立的音乐流媒体平台。Spotify已经在纽交所上市,目前价值400亿英镑(埃克拥有其中9%的股份)。埃克在推特上放话“收购阿森纳”之后,Spotify的股价上涨了近5%,埃克也因此增加了1.65亿英镑的潜在财富。

埃克在推特上放话的三天后,阿森纳名宿博格坎普、亨利和维埃拉也准备“参战”。

但是,KSE公司,特别是其创始人斯坦-克伦克,会出售阿森纳吗?

克伦克家族在阿森纳的“统治”已经让球迷们感到厌烦

一位曾帮助几家企业进行球队收购的金融人士在早些时候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无法想象”克伦克或者其他任何原欧超联球队的美国老板愿意出售自己的球队。而且英超球队的美资老板们也有这样的态度——有消息称克伦克家族认为出售阿森纳的想法就是一个“玩笑”。

当谈到兽皮厚度的时候,有些动物学家认为排序是这样的:大象,犀牛,斯坦-克伦克。这位73岁的美国老板在2016年被称为“圣路易斯最令人讨厌的家伙”,因为他将NFL的公羊队从圣路易斯搬到了洛杉矶。新冠疫情下,他在阿森纳应对经济损失的对策是解雇球队55名工作人员,包括球队吉祥物Gunnersaurus的扮演者。

英冠球队巴恩斯利的美国老板Paul Conway说:“克伦克家族不会出售阿森纳。他们和沃尔顿家族联姻,拥有巨额财富,斯坦-克伦克希望把阿森纳传给自己的孩子们。”

1974年,房地产开发商斯坦-克伦克和安-沃尔顿结婚,使得两个家族“底气十足”。21年后,安-沃尔顿继承了父亲在美国零售巨头沃尔玛的股份,而这使得斯坦-克伦克和安-沃尔顿的财富超过120亿英镑,三倍于埃克在Spotify的财产估值。另一方面,克伦克家族在美国体坛也有着超然的地位,他的儿子约什-克伦克是NBA球队丹佛掘金和NHL球队科罗拉多雪崩的主席,同时也是阿森纳的非执行董事。

上周四,在欧超联以“闹剧”的方式宣告终结的两天后,约什-克伦克在一个球迷论坛上说,他的家人“没有出售球队的打算”。

拥有丹麦球队赫尔辛格、英冠球队斯旺西和爱尔兰球队邓多克股份的美国投资者乔丹-加德纳表示:“欧超联的戏剧性事件不会对英超的美资老板产生任何长期影响。他们已经承受了声誉上的打击,其中一些人已经做出了道歉,并准备继续前进。像曼联的格雷泽家族和阿森纳的克伦克家族,他们并没有过多关注球迷们的抱怨,所以这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由于最近发生的事情,这些美资老板并不太可能有出售球队的打算,尤其是我们在疫情阴影中看到了一丝曙光。”

伊普斯维奇的新老板布雷特-约翰逊对此也表示赞同。这位来自洛杉矶的投资者表示:“我不认为(在未来可能再度打造欧超联的美国人)会出售球队。他们会保持低调,希望这一切都能过去。

布鲁斯-本兰特曾在利物浦的芬威体育集团商务部工作,之后在摩纳哥从事类似的工作,后来成立了自己的营销公司Riviera Sports,他也认为美资老板不会出售自己手中的球队。本兰特说:“我无法想象任何一支此前宣布加入欧超联的英超老板——不管是美国老板,还是其他国家的老板——会卖掉自己的球队。”

同时布兰特还认为,除非有人开出一个这些球队老板根本无法拒绝的价格,否则像利物浦、阿森纳和曼联这样的球队,美资老板是肯定不会出售的。

但是,如果此前的报道是可信的,埃克正准备以不超过20亿英镑的价格收购阿森纳,这份报价低于福布斯最新的估值,但也能为克伦克家族带来三倍的利润。或许就目前克伦克家族在阿森纳所遇到的麻烦而言,三倍的利润听起来是一笔可观的回报,但是对于一个坐拥亿万财富的富商而言,这并没有特别大的吸引力。曼联和利物浦的情况也是如此。格雷泽家族入主曼联这么多年来,曼联的价值增长了四倍多,且格雷泽家族实际上从曼联身上收获了超过2亿英镑的股息和其他收入。芬威体育集团在利物浦的投资,让这支英格兰老牌球队的价值增长了近10倍。

美资老板在英超收获颇丰,他们不会轻易出售手中的“摇钱树”

再者,如果埃克——或者埃克牵头,组成一个类似于芬威体育集团的投资者团体——提出的收购价足以让克伦克家族心动,现在是他们抛售阿森纳的合适时机吗?

Paul Conway说道:“我认为格雷泽家族和芬威体育集团总有一个出售球队的合适心理价位,但随着美国税收的增加,他们的要求自然也随之提高,这导致只有处于世界财富金字塔顶尖的人才有机会收购这些球队。美国的资本利得税一直是15%,但它将不断上涨。美国总统拜登要求将最富有人群的税收提高到43%,这将加大出售这些球队的难度。他们可能会说,‘等5年或者10年再说吧,等到税率降低的时候再说吧。”

格雷泽家族和芬威体育集团的投资者会有这样的想法,克伦克家族也会有这样的想法,而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曼联主席阿夫拉姆-格雷泽在上个月出售了7000万英镑的曼联股份,而芬威体育集团以近5亿英镑的价格将其11%的股份出售给了Redbird Capital Partners。

这些英超球队的美资老板会不会以更高的价格出售手中的球队?

利物浦主席汤姆-沃纳表示,想要说服芬威体育集团出售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盈利丰厚,并斩获了联赛冠军的球队,这将是一个“疯狂的提议”。格雷泽家族也有同样的言论,如果要卖球队,他们可能会加价高达20%,而且他们根本不想放弃这个在上个赛季有着不错盈利的“摇钱树”。

在谈及为什么阿森纳、利物浦、曼联这样的球队会参与到欧超联的“闹剧”之中,普利茅斯的美国老板Simon Hallett表示:“我怀疑这是一种转移注意力的策略。他们想要从欧足联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在大多数赛季中,12支此前宣布加入欧超联的球队中有10支球队能够杀入欧冠联赛,而根据此前欧冠改革的模式,另外两支球队也都有机会杀入欧冠联赛。”

然后,正如Paul Conway指出的那样,还有一个问题是谁有足够的资金来收购这些球队。至少,埃克似乎愿意给出一个让克伦克家族满意的报价。但利物浦和曼联,还没有人的报价能够触及到他们的心理预期,也没有人准备再次尝试。

在 一封致曼联老板的公开信中,此前准备收购曼联的英国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勋爵和商人保罗-马歇尔要求格雷泽家族将其在曼联的股份减持到49.9%,以每股14美元的发行价出售其余股份。但格雷泽家族并没有公开回应这份公开信。

作为 一名投资者,Simon Hallett是英国足球最聪明的管理者之一。他看不出英超最富有球队的美资老板有什么迫切离开的理由,但如果非要他说一个美资老板会出售球队的理由,那就是欧超联的破产,会影响美国人对欧洲足球的进一步兴趣。

他解释道:“足球必须做出改变,以留住观众,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我们需要戏剧和梦想。我怀疑,这将削弱美资老板的兴趣,尤其是那些一直关注欧洲足球的私人股本集团,它们认为媒体资产重组迫在眉睫。他们主要反对的是自己认为危险的事情:降级的威胁,或者欧战资格的争夺。他们认为工资必须设置上限,他们都上过商学院,金融教会你资产等于产生的净现金流的总和。如果没有净现金流,那就没有价值,只有市场价格。工资上限创造了收入,然后你可以给它们估价。”

因此,金融理论与传统文化发生了激烈的碰撞。显然,这一次传统文化取得了胜利。

“然而,虽然欧超联败了,但他们仍是赢家。欧洲足坛的钱被扭曲了,赢家得到了更多的钱。归根结底,企业主讨厌风险,但体育运动本就是要冒险的。”

当然,曼城主教练瓜迪奥拉在此前用了另一种说法来表示,他说如果你不能输,那这就“不是一项运动”。

欧超联的计划败了,但美资老板们仍在收割胜利

Paul Conway同意Simon Hallett的观点,即欧超联在欧洲足坛运用了美国体坛惯用的成本控制法则,就像它们从摩根大通那里获得了一张大额支票一样。

“他们想要集体谈判和工资上限,这样他们就能有稳定的现金流,就像在美国体坛一样。NFL、NBA和MLB的球员通过集体谈判协议获得联盟总收入的47%到50%,但一些英超球队支付给球员的薪资和工资就超过了80%。”

在欧超联合约的细则中,有一条是对薪资上限为球队收入55%的承诺,这也是欧超联创始成员在肯定这一联赛先进性之时提出了重要理由之一。

加德纳解释道:“投资体育的美国人正在寻找一个风险最低,经济回报最高的模式。不幸的是,与北美传统体育运动相比,欧洲足球有着极高的风险。毫不奇怪,这些老板很难接受当前的体系,他们希望通过取消现有体系,寻找闲置成本的方法来降低投资风险。”

和Simon Hallett一样,教授Stefan Szymanski也是一位在美国生活和工作的英国经济学家,他在密歇根大学工作,但与Simon Hallett不同的是,他不认为欧超联的戏剧性变化改变了欧洲足球的前进方向。

Stefan Szymanski说道:“当我向学生解释晋升和降级的概念之时,他们都感到困惑,并确信这在美国是行不通的。我注意到了一件事,在’英超改革计划(Project Big Picture)‘期间,记者对利物浦最大股东约翰-亨利的一次采访中,他表达了对一些英超小球队的失望:’大多数球队都满怀恐惧,而不是满怀希望地朝前看。‘在我看来,这是文化层面的问题。当你可以开始一些新的,令人兴奋的事情之时,为什么要坚持旧传统?这就是拓荒精神。但基本问题并没有消失。对高质量足球的需求仍被压制——凯恩对阵姆巴佩,梅西对阵萨拉赫——大多数欧洲球队仍处于金融崩溃的边缘。我猜这意味着未来几年会有很多新老板的到来。”

来自伦敦金融分析公司Vysyble的John Purcell是另一个长期关注欧超联事态发展的人,他认为欧超联还将卷土重来。John Purcell表示:“我们在5年前就能预见这种情况,因为我们衡量了所有的业务成本,发现球队的亏损速度远远快于盈利的速度。随着美国资本更多进入欧洲顶级联赛,持续亏损的问题将不可避免地得到快速解决。此外,这些美资老板还拥有美国的体育特许经营权。如果抛开球迷和传统主义的意愿,认为他们不会将美国的成功体育经营模式强加于欧洲足坛,那真是太草率了。就我们而言,没有回头路可走。精灵已经从瓶子里出来了。这是资本主义在与一些寻求盈利途径的企业合作。很遗憾,体育因素是他们次要考虑的问题。”

欧超联的“闹剧”,或许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没有美国体育投资专家认为芬威体育集团、格雷泽家族或者克伦克家族会出售自己手中的球队。正如Stefan Szymanski所指出的那样,这些人不仅固执,不了解当地球迷或者“传统球迷”的需求,他们还都是乐观主义者。他们不仅认为经历新冠疫情之后的体育运动正在反弹,而且正处于迈入下一个台阶的边缘。

当然,埃克也相信这一点。

(Armour)

足坛变天!12家欧洲豪门组建超级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