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贾巴尔:期待詹姆斯超越我的纪录 GOAT没有确定答案

2021-09-15 14:15:22 substack {{info|html}} {{advert|html}}

前言:

卡里姆·阿布杜尔-贾巴尔已在NBA联盟比本文作者多砍了38387分,不过这个数字并不是最让人嫉妒的。他还写了17本书,还是The Hollywood Reporter的专栏作家。在早前,他还为时代周刊和纪录片等电视节目写过稿。他身上涌动着澎湃的匠人精神。

Q:詹姆斯距离你的NBA得分纪录只差大约3000分了。如果他可以在之后几个赛季保持健康,可能有机会超越你。你对此有什么想说的?

贾巴尔:我会对那一天到来非常兴奋。我并不会把记录看做是个人的成就,而更多是人类能力的展现。如果一个人可以做到前人没有做到的,这就意味着大家都有机会来做到这一点。这是带给大家希望和激励。班尼斯特在1954年首次在一英里(约合1.6千米)跑中“破4”(3分59秒4)。

之后,先后有1400多人打破了这个记录,现在的记录已经比班尼斯特的记录快了整整17秒。当记录被打破,就是人类的胜利。如果詹姆斯破了我的纪录,我会在现场向他张开怀抱庆祝。

Q:大家经常讨论谁是GOAT的问题,很多人都喜欢对比乔丹和詹姆斯。我知道这让很多你的同龄人深感厌烦。那么被卷入GOAT讨论中对你来说到底有多大影响?

贾巴尔:最伟大球员的讨论很有乐趣,就像争论超人和闪电侠谁的速度更快。这是个玄学问题,充满神秘性。最伟大球员的争论很难得到一个确定回答,因为过去的球员训练体系和判罚标准和现在完全不同。

那么可能有人就会问是不是应该从其它角度来评判,比如得分、防守和助攻?或者这些全部都算上?但是数据并不能永远揭示出球员面临的一些特定境遇,每个赛季面临的不同挑战,这些都不能一概而论。我们为何不聊聊谁是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呢?

Q:年轻球迷并不太理解你跟张伯伦球员时代的影响力。对于“远古巨兽时代”,你可能是最合适的解说人选。你认为和上世纪70-80年代对比,现在的超巨们是如何在场上展现统治力的?

贾巴尔:每一代球员和后辈相比,经常会觉得自己年代太早,而没有享受到后辈球员的一些便利条件。确实,当代的球员们可能是可以最好掌控自己职业生涯的一辈。他们挣大合同,同时可以想说啥就说啥。

但情况应该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好,多年以后记者可能会问已经退役的詹姆斯和库里一个类似的问题,也就是对比他们自己,如何看待后辈球员。我相信他们也会给出中肯的回答。

Q:你的“天勾”看上去像是个外线技术,并且很难学习。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在你之后,没再看到有球员能够继续使用这项技术。你是在什么时候开发出这个进攻手段,为何它让你打得如此自如?

贾巴尔:在五六年级的时候,我在板凳席的时间远比在场上多。不过教练霍普金斯观察到了我身上具备的某种东西。然后他从邻居那找了个大学球员叫做乔治-迈肯。他教了我许多内线技术。他在德保罗大学的时候,用勾手打爆了许多球队。

于是我从此不断练习直到我可以用左右手随时勾手,还可以调高弧度以及调远距离。我其实也很擅长灌篮。但我更喜欢“天勾”的优雅,相比其它暴力美学,它展现出了不同的个人运动天赋。

Q:在你打球时期,舆论的环境似乎格外嘈杂,似乎以当时的条件很难长时间保守一个秘密。那么你和雄鹿是如何将你寻求交易的事情保密下来,那几乎贯穿了整个74-75赛季?

贾巴尔:当时的记者也并没有这么多,毕竟当时的消息数量也少。现在推特以及这上面积极挖消息的人群也并不存在。当年,球队的所有人都非常有信誉,心中有荣耀。所以我们才能将这个秘密保守大半个赛季。

Q:Substack平台吸引了很多知名作家入驻。不过6届MVP球员却没几个,是什么让你决定在Substack建立自己的板块?

贾巴尔:Salman Rushdie是很棒的作家,Scott Snydervi 我最喜欢的漫画作家。而你(本文作者)是我喜欢的体育作家,当我看到很多我喜欢的人,感受到作家群体的创造性和他们富有的能量感,我就非常渴望加入他们。

我希望能够开创自己的读者社区,吸引粉丝、朋友以及其他人来分享我的兴趣以及观点。这些兴趣和观点包括了体育、政治以及流行文化。我喜欢给大家提供更个性化、更有亲近感的体验,让我们来观察世界、赞美世界,让地球变得更美好。

我还希望做一件之前没做过的事情。每一本我出版的书,出版商都希望我尝试写不同风格的文章。但在我自己的社区我可以随心所欲。我还可以和读者们通过音频和视频互动。

Q:你近些年一直在写专栏和书以及其它各种形式的内容,你应该会充分了解到这个过程会很费脑子。那么是什么让你如此热爱写作?

贾巴尔:从高中开始,我对学业的重视重度就和我在运动方面的追求齐平。我对文史、科学以及艺术很感兴趣。同时也对推动社会公正有很大的热情,其中主要是为少数族裔的需求和关注点发声。写作可以把我以上所有感兴趣的方面综合起来,运用我的知识来推动促进国家变得更好。

我和历史频道协作的纪录片,是有关美国黑人在独立战争和南北战争时期的贡献。这些在从前很少被提及。我写的书里也有关于黑人发明家为黑人族群争得荣耀的故事。

我也喜欢娱乐方面的内容。写作给了我展现搞笑才能的机会。我写了关于福尔摩斯的睿智母亲的故事。我还担任电视节目的撰稿人,也写了给青年人的长篇小说,内容是有关打篮球的孩子探索发现秘密的故事。这对我来说都是最纯粹的乐趣,我希望对我的读者也是一样。

Q:我注意到你最近在洛杉矶市区的一张照片,相比你在赛场上的成就,那上面列出了一系列你退役后的成就。那么赛场下的收获对你而言比篮球荣耀意味着更多吗?

贾巴尔:这两者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我不会把个人荣誉或者记录看做是对自己的认可。我觉得我一直在努力工作,为球迷、读者们提供更好娱乐内容,并努力成为一名更好的队友。

这些荣誉和记录是我对以上这些努力的一个衡量标准。我非常感激我在篮球上的成功给了我在其它事务上发声的更大平台。我创建了“天勾”基金去帮助孩子们获得更好的教育。

Q:你上赛季作为观众来到了雄鹿主场。作为上世纪70年代和奥斯卡-罗伯特森以及其他队员并肩作战的人,亲眼见证雄鹿时隔近50年赢下首冠是什么感受?

贾巴尔:即使我皈依了伊斯兰教并且更换了姓名,雄鹿球迷一直很支持我。这种转变对于他们来说殊为不易,特别是在50年前。所以回到雄鹿球馆,就像回到我成名之地,那里是卡里姆·阿布杜尔-贾巴尔这个人诞生的地方。

能和大O这样的球员打球是一种荣誉,他对我就像大哥哥一样。我经常获益于他的篮球智慧以及经验,这些都在生涯早期让我获益良多。

作者:Marc Stein

编译:韶华白首

人物专访